新华社重庆7月28日电 题:同心村党员管水记——来自重庆璧山农村的治水探索

  新华社记者陈国洲

  老罗又把自来水接上了!打开水龙头对嘴喝上一口,老罗笑了:是比井水河水干净方便!

  老罗所在的重庆璧山区河边镇同心村早在6年前就通了自来水,然而老罗和村里不少人家宁可到村外水井、小河里挑水吃,也不吃能直接通到厨房灶台旁的自来水。同心村七组、八组两个村组甚至整体3年不吃自来水。

  放着现成的自来水不用反而要去挑水吃,这是为什么?“太贵!”同心村党委书记杨国财一语道破。杨国财说,同心村有8个村组1737户人家。随着国家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实施,早在2014年就实现了全村通水。

  “那时候大家高兴啊,都感叹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!”老罗说,可用了两三年后,矛盾就出来了。

  杨国财说,过去的管网采用的是PVC管材质,容易破损。加上农村供水管网由各村民小组自行管理,没有形成有效的管护机制,甚至有人故意挖断水管偷水灌溉、养鱼,造成农村管网跑冒滴漏现象非常严重,个别高海拔村庄漏损率高达60%,而同心村一些村组的水价也达到了每吨十几元的“天价”!

  “看得到,吃不起,这让大家更生气!”老罗说自己带头不交水费,很快七组、八组就欠了水厂4万多元水费,干脆整体改回了吃井水、河水。

  农村饮水安全是“两不愁三保障”的重要指标之一。璧山区水利发展中心主任赵小燕说,多年来国家通过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,我国多数地区农村都通上了自来水。但与城市供水管网末端由物业管理不同,分散在村组的小型集中式供水工程供水扬程高、管网长、供水人口少,管网由村组自行管护,往往缺乏保障机制,水费收不上,有的地方根本没人管,造成跑水更严重、水价更高昂的恶性循环。如何引导村民自用自管是多年来基层治理中面对的一大难题。

  管网没人管,党员来带头!今年初,重庆璧山区结合国家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,在大力投入资金提升农村供水管网质量的同时,在全区45个吃水贵问题突出村庄探索“党建引领水价治理”新方式,充分发挥农村党组织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,建立符合市场规律的基层群众用水自治机制,确保群众喝上放心水、平价水。

  同心村跟其他村一样,在村党委指导下成立了用水户协会,村民投票选举村党委书记和几名党员当选协会主席、理事,47岁的党员吴昌明被选为专职管水员。用水协会制定了详细的管水办法和奖励追责办法,自此,同心村有了相对完备的管水护水机构和制度,村里拖欠水厂的水费也在党组织协调下得到了妥善解决。

  “村民只有同心协力才能实现自来水管网自治共管,而村民要同心,首先党员要与群众同心!”杨国财说,同心村在家党员一共有60多名,大家发挥人熟地熟的优势,包片包线巡查供水管网设施,包户包表联系住家周边用水群众,他们不但主动缴纳水费,还成立了党员先锋岗,党员带动周边居民主动管水护水。

  改革探索启动后,老罗发现最大的转变是水管出问题有人管了,而且管得快了。上个月他去临近的六组亲戚家做客正好遇到自来水管漏水,亲戚一个电话,几分钟后管水员吴昌明就带着工具到了。其次他发现村里几十个党员都成了巡查员,除了定期巡查管网,还常常宣传管水节水意识,村民们的管水节水意识都提高了。

  几个月运行下来,同心村的水价下降到了每吨3.2元。“这个价格比城里还低!”老罗主动要求接通了自来水。

  赵小燕说,目前璧山区45个试点村的水费都大幅下降,其中20个村甚至低于城市水价,村民用水、管水的积极性越来越高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